• <video id="mfcna"></video>
  • <p id="mfcna"></p>

        1. <source id="mfcna"><code id="mfcna"></code></source>

        <source id="mfcna"></source>

        1. 聚焦媒體

          首頁 > 資訊中心 > 聚焦媒體

          《農民日報》頭版報道全國農擔體系破解金融支農難紀實

          時間:2021-05-21  來源:  瀏覽次數:

           

          為農而擔譜新篇——全國農擔體系破解金融支農難紀實

          農民日報·中國農網記者 焦宏 高飛 李婧  

            初夏,地處大別山腹地的安徽省金寨縣驟雨初歇,嶄新的農舍在云霧繚繞中若隱若現。金寨縣金林生態養雞專業合作社里,3位腳上沾滿泥土、臉曬得黝黑的年輕人與合作社負責人童維新熱烈地討論著:“今年合作社資金缺口有多少?需要擔保多少金額……”

            5年來,在吉林公主嶺廣袤的黑土地上,在山東壽光的蔬菜大棚里,在珠江三角洲的水產養殖場,在中原腹地、在四川盆地、在河套平原、在河西走廊……這樣“兩腳泥、曬黑臉”的年輕人行走于農村廣闊天地之中,扎根在村里、生活在農家,向農業生產者問需問計,他們有個共同的名字——“農擔人”,他們來自全國農業信貸擔保體系,體系包括國家農擔聯盟有限責任公司和33家省級農擔公司(以下簡稱農擔)。

            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建立政策性農業信貸擔保體系、化解農業農村發展“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決策部署,2015年7月,財政部會同原農業部、銀監會籌劃組建全國農擔體系,2016年5月,國家農業信貸擔保聯盟公司正式掛牌成立,各省級農擔公司陸續成立,構建起完整的專門支持農業適度規模經營、專門解決三農領域“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擔保、再擔保”體系。

            然而,全國農擔體系存在的意義,遠不能只用時間長度來衡量。短短5年,全國農擔體系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積極撬動銀行信貸資金和其他社會資本支持農業農村發展,財政資金“四兩撥千斤”的作用得到有效發揮,農業農村“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正逐步緩解。截至2021年3月末,全體系累計為150萬個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提供擔保貸款4745億元,政策效能放大了7.4倍。

            國家農擔聯盟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張洪武說,建立全國農擔體系是黨中央、國務院統攬我國農業農村發展新形勢作出的重大決策,全國農擔體系“因農立命、為農擔當”,5年的實踐充分證明,利用政策性擔保工具引流金融活水助力三農發展的路子是正確的、可行的。

            

           

            標本兼治——直指農村“融資難、融資貴”等難題

           

            資金鏈條的斷裂,曾經讓江蘇省溧陽市興竹畜禽養殖研究中心負責人胡明一度夜不能寐,江蘇農擔常州分公司了解情況后,為她提供的擔保雪中送炭般解了她的危機。“找小擔保公司太貴,銀行沒有抵押貸款很難,幸好農擔及時為我擔保,讓我獲得80萬元資金,而且利率很低。”胡明說,跨過了最難的資金“坎”,經營了十幾年的養殖場如今更新了設備,存欄6萬羽蛋雞,發展勢頭良好。

            “只要誠信經營,您有需要可以找農擔??!農擔為農民向銀行貸款提供擔保,有貼息,利息低。”山東農擔公司董事長魏華祥向濰坊綠野農機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馬建海推薦?;叵脒^去的貸款經歷,馬建海忍不住開始吐槽:“我去銀行跑貸款,人家問我有沒有存單抵押,我要是有存款還要什么貸款?我沒啥能拿出手的抵押物,可跑不起貸款。”

            曾經,類似胡明、馬建海的情況,“貸款難、貸款貴、貸款少、貸款慢”給農戶“貸”來了很多困擾。去銀行貸款是多少農業生產大戶難以說出的心痛,因為沒有抵押物,銀行不給貸款,農戶就得找擔保人,不僅欠下銀行的錢,還得貼上“人情債”;如果找不到合適的擔保人,為了繼續生產,有些人不得已找高利貸,進而造成了一系列困擾。

            碰到貸款難,就去找農擔。對比之下,因為全國農擔體系的建立,銀行資金到位及時,“貸款難、貸款貴”不再是農民心中的“痛”,一個個合作社從分散逐漸集中,一家家種植大戶由弱小逐漸壯大,一戶戶家庭農場逐漸被培育出來。

            鄉村振興要真刀真槍地干,離不開真金白銀地投,農村擁有巨大的市場潛力和廣闊的發展空間,光靠財政投入和農民自身力量遠遠不夠,必須從體制機制層面加強制度創新。

            安徽懷寧縣丘陵面積達95萬畝,土壤90%以上為紅壤、黃棕壤,呈酸性,適合藍莓生長。根據當地的自然條件,懷寧縣大力發展藍莓產業。

            “僅僅選擇一個好產業還不夠,還要凝聚各方力量支持產業發展,構建政府、銀行、農擔公司共同打造藍莓全產業鏈條的新格局。”懷寧縣常務副縣長程從春說。

            產業發展的內在規律與安徽農擔公司的思路決策趨于一致。安徽農擔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方習利說:“為全產業鏈整體提供信用擔保授信,以此撬動銀行資本進入鄉村產業。”正是這一思路,安徽農擔公司對懷寧縣藍莓產業授信3.65億元支持藍莓種植,并授信1.94億元用于藍莓冷鏈物流、品種培育及精深加工等相關產業。

            安徽金寨果子園村大力推動當地黃金梨特色產業,正為資金短板發愁時,農擔為果子園村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黃金梨果園建設整體擔保授信5000萬元,為其他生態種養殖整體擔保授信5000萬元,搭建平臺引來銀行資金;山東濰坊臨朐縣為當地櫻桃產業設計“櫻桃大棚貸”產品,全縣單項在保貸款額過億元,為櫻桃產業注入“強心劑”……全國各地產業振興中,正是依托全國農擔體系解決了擔保這一難題,各種生產要素正匯成一江春水,匯入了農業流向了農村,逐漸激蕩出雄壯的鄉村振興“強音”。

            

           

            一手托幾家——構建政銀擔多方協同機制

           

            “遼寧農擔公司專門為人參產業設計了‘參擔貸’業務模式,讓我能在一周內從銀行得到大額資金,收購人參才有了資金保障。”遼寧本溪桓仁縣華益中藥材有限公司總經理徐坤說。

            據了解,“參擔貸”是遼寧農擔公司專門聚焦各地農業優勢產業和“一縣一業”“一村一品”項目建設,設計了“參擔貸”“花生寶”等特色行業的業務模式,為遼寧各地優勢產業項目提供了有針對性的貸款擔保支持,有力支持了地方農業產業快速發展。

            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本溪市分行三農事業部經理高海東說:“農擔公司為我們甄選了優質客戶,而且提供貸款擔保,讓我們放款沒了后顧之憂,貸款安全又高效。”

            現實是,金融信貸業務在期限上、品種上、成本上還不能完全契合農業產業需求和農業生產特點,金融服務方式在三農領域產生了一定的“水土不服”,間接抑制了農村金融業務發展,必須打造適合農業農村特點的金融工具,引導撬動更多金融資本投向三農領域。

            然而,由于農業自身高風險的屬性是客觀的,商業性金融機構在將資金投入三農領域時,會過多考慮風險規避和利潤最大化,因而顧慮重重。

            “不能被問題牽著鼻子走”,彌補“市場失靈”還要靠政府“這只手”。既要發揮財政支農的積極作用,又要避免出現“撒胡椒面”“壘大戶”等情況出現。兩大支農手段能否形成合力,過往歷史找不到更多可供參考的現成經驗。

            敏銳觀察源于深刻思考。必須從農村金融體制機制的頂層設計著眼,建立一種符合農業農村特點的,具有“財政+金融”“政府+市場”雙重屬性的政策性擔保工具,利用財政資金的引導作用和政策性擔保的杠桿效應,來引導金融資源向農村回流。

            江蘇省溧陽市社渚鎮被譽為“中國青蝦第一鎮”,全鎮青蝦養殖面積6.5萬畝,蝦農1450多戶。“我們通過實地走訪當地政府、合作銀行及青蝦養殖戶后發現,青蝦壽命在一年左右,每年5月至6月份使用資金購買蝦苗飼料,11月青蝦出塘資金回籠,日常管理只需夫妻兩人,經濟效益較為可觀。”江蘇農擔常州分公司總經理劉春花說,我們根據青蝦養殖行業特性、周期等因素量身定制了“青蝦貸”,受到當地養殖戶好評。養殖戶陳澤彬說:“以前貸款可難了。有了農擔為我擔保,不僅利率低,程序還簡單。”

            山東農擔公司積極探索用數字化轉型打通金融場景和鄉村場景,構建了“鄉村場景金融”,融入農業農村產業集群、供應鏈等農業經營場景,“看人看事看發展”為信用定性定量,先后推出以產業為經、區域為緯、主體為點的系列產品方案328個,覆蓋全省農業絕大部分行業,累計為全省10.69萬戶農業經營主體提供擔保貸款528.6億元,在保8.6萬戶416.9億元。3年期櫻桃種植貸款、“5+N”年期煙臺蘋果擔保貸款等,讓擔保期限與生產經營周期實現有效匹配。截至目前,濰坊蔬菜、煙臺蘋果、梁山肉牛、青州花卉等一批產業集群擔保規模過億元;開發的“強村貸”“農耕貸”“生豬貸”“本草貸”“巾幗貸”等重點產品新增擔保貸款達94億元,農業經營主體融資的易得性大大提高。

            壽光市國有企業金投集團投資建設了占地1500畝的田柳鎮現代農業創新創業示范園區,園區與菜農建立“合伙人制度”,協助菜農通過農擔從銀行拿到貼息貸款,用于支付大棚租賃費及生產資料費用,實現“拎包入住”。“園區內的菜農種植蔬菜不用再為資金擔憂、為技術發愁、為銷路考慮,只要負責好田間管理,就能達到少投入、多收入的效果。”壽光金投集團董事長楊云龍說。

            “農擔為園區多家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整體提供授信3000萬元,政府給政策,國企來運營、農擔做擔保、銀行出資金,多家主體合作量身為種植戶設計產品,解決種植戶后顧之憂。”魏華祥說,“財政+金融”“政府+市場”的機制設計,蘊藏著觀念突破,凝聚著智慧創新,最為重要的是,政策性農業信貸擔保體系帶來了金融支農的長遠發展。

            

           

            彰顯使命擔當——高質量落實國家重大戰略

           

            作為我國糧食主產區,吉林省肩扛國家糧食安全重任。吉林省宏澤現代農業有限公司是省內一家大型種業公司,經營20多年,自主擁有20多個玉米品種,每年出售1000多萬斤種子。

            “我最困難的時候,連續11個月發不出職工工資。”公司負責人趙小光談起資金鏈緊張時記憶尤為深刻,2018年,我們開始與農擔合作,享受到政府貼息的“強種貸”,資金壓力就小多了。

            據介紹,“強種貸”是吉林農擔公司與吉林省農業農村廳、合作銀行共同設計推出的產品。省農業農村廳提供1130萬元風險補償金為種業企業增信,農擔公司按照在保余額不超過風險補償金結余的10倍進行放大,風險分擔比例為農業農村廳40%,農擔公司40%,銀行20%分險。省財政對于農擔公司擔保的客戶給予50%貼息支持。兩年多來,吉林農擔公司共為省內種業企業累計提供擔保資金2.63億元,在保1.5億元。

            “近年來,我們緊緊圍繞保障糧食安全戰略,在種子、種植、倉儲等生產環節做足了文章,推出了以糧食適度規模經營的‘糧易擔’,為從事糧食種植的種植大戶、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小微農業企業等農業適度規模經營主體推出了‘易耕貸’,在土地流轉、農資及人工、農機具購置等滿足糧食種植所需的合理支出方面提供貸款擔保。”吉林農擔公司董事長山昌文說。

            全國農業擔保體系既聚焦重點農村貸款的可獲得性,又關注財政支農各項方式的效率,為高質量實施國家戰略提供了積極力量。

            “一開始接觸農戶,不會盡是掌聲與笑臉,也會有客戶的疑慮、誤解和排斥。”劉春花說,經營大戶從剛開始遠處的打量,到近距離的對話,再到內心充分的信任,這是普遍經歷的過程。

            “雪中送炭!”江蘇省金壇區亥春園養殖專業合作社負責人尹建元這樣評價農擔的作用,要不是農擔關鍵時刻伸把手,我這近20年積攢出的家當就沒了!

            尹建元的養殖場每年出欄生豬4000多頭,年營收將近千萬元,在當地也算數一數二的養殖大戶。2018年底,一場疫病讓尹建元養殖場的存欄生豬被全部撲殺。

            “養殖場消毒后,我就愁得睡不著了,眼瞅著還有不到半年時間200萬元的銀行貸款就要到期,怎么辦呢?”2019年年初,江蘇農擔常州分公司了解情況后,協調銀行和政府以及尹建元開會商量辦法。

            “最大問題就是周轉資金。”劉春花介紹,尹建元養殖技術過硬、經營誠信,只要幫他渡過資金難關,養殖場復產的希望很大。經過江蘇農擔常州分公司,與銀行和鎮政府多次溝通協調、商量方案,為尹建元成功周轉出了資金。截至目前,尹建元的存欄育肥豬和母豬已達到1200余頭,養殖場逐步恢復自繁自養的生產模式。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2018年、2019年,山東部分地區連續遭遇臺風災害。山東農擔的工作人員及時出現在賑災現場。兩次一共發放救災貸款2.34萬筆,金額32.5億元。得到扶持的山東青州彌河鎮種植戶陳建民告訴記者,“農擔與我是患難見真情。”

            江蘇興化市米極糧食產業園家庭農場負責人錢東寶表示,沒有農擔做擔保,融資過程相當復雜,“我和農擔合作,用資成本降了一半。”

            在吉林公主嶺市,樂農糧食收儲有限公司的負責人劉占慶與農擔合作三年。“農擔的作用就像藥引子,激活了金融活水,帶活了產業鏈。”劉占慶說。

            資金、精力與時間,五年來,農擔對經營主體的投入一年更比一年多,力度一年更比一年大,效果一年更比一年好。農擔的客戶從“對手”多到“幫手”多,工作從“被動”多到“主動”多,從“看法”多到“辦法”多,農擔人農業經營主體的“朋友圈”越來越大,“伙伴網”越織越密……

            

           

            記者手記

           

            “天時人事日相催,冬至陽生春又來。”江南的油菜花田剛剛開過,東北的黑土地又迎來耕種之時,又是一年農忙時。二十四節氣周而復始,然而歷史的指針往往因制度創新而指向新的刻度。黨中央,國務院針對“融資難”“融資貴”,全面布局、系統部署、整體安排,以全國農擔體系這樣的“關鍵落子”,迎來了農村金融的“滿盤皆活”,不僅破解了金融支農老問題,更為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戰略“錢從哪兒來”提供了新思路。農民日報·中國農網將持續關注全國農擔體系的做法和經驗,推動農擔體系在鄉村振興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欧美人毛片在线视频_欧美色在线精品视频_在线视频播放